七鸿影

回归
可能是个戏精吧
还是喜欢lft

定个日子吧,一个月,回来

确实忙着适应环境,感觉仿佛是个傻子


凑个整,11月15号回归

……现在lof怎么了,我经常看不到图

随便画画当复健(之后就填坑…)

发现玉书为了不让披风扫到别人桌子还霸气地一挥手抱着披风走,真是个好宝宝(不

第二篇就是瞎胡扯了,算捎带的吧 


全是瞎扯。且流水账。且ooc。 
似乎是 邪神将时期·改 的空 
路人是这篇文不大相干的人物(作者让)小空没理她们,不管什么后来奇怪的名字奇怪的称呼对路人的影响以及路人对剧情的影响啦哈哈哈 
炽总出场了并说了一个字 
 
 
      离开修罗国度的大楼,这是一段难得的休闲时光。 
 
      公司总部迁址,周围环境改变了不少,再往北走远一点有个公园。公园是公家建造的,差不多就是到处都有的人民公园?大概还差一点,因为连个大门啊围墙啊什么都没。比不上重点更偏向盈利而近几年又加修缮的,却尚可一逛。 
 
 意义不在游戏,要钱又没带多少可花在这里的,围着湖围着满是绿植的土坡逛一圈到处看看散散步差不多算完,小空就近找了个石椅坐下来。 
 
 “帅哥?哎你可不可以坐去那边?等会儿我女儿要过来。”看小空没说什么有没动妇女又接着说,“哎要不然你坐这边……你总得挪一下让我们、别夹在中间嘛!” 
 
 “你看那边不是有个位儿嘛!” 
 
 是啦是啦有个位,上面放了个大包的位子,一个包占两个位子,我看起来一定比它好相谈,欺负人哟~ 
 
 这时女儿过来了,于是妇女话也不说了直接把小空挤去一边。 
 
 于小空说来这也不算得大事,只是这和平常不怎么相同的事倒值得为它空出一点点空间悠闲地想想。其实也说不好是太爱护女儿并无闲心顾他人,还是太痴愚没道德……爱子之人真可怕,但是社会风俗啊,女人又总是比男人多那么些照顾子女的责任……反正史家的一家之主是绝对不会这样喽。 
 
 旁边传来脚步声,小空已经在抬眼看向来人的时间内做好了嘴炮小年轻的准备。一个两个都不怕~虽然比起长辈级的,同辈级的就很…… 
 
 “炽阎天啊,这是你的位子?那我就不客气了。”小空笑着做出疑问,却在来人说出什么之前抢先说道,“看包比较像是曼邪音的,她帮忙占的?那我也不客气啦,位高一级的特权啊~” 
 
 说到最后更像他一人的独角戏,炽阎天只道了一声“请”。虽然就算是和小年轻对战也差不多就是这么个结果。但这毕竟是属下呀,自然要比对待敌人对待不相干的人好点,于是他又说:“爱将啊,包放一边干净的地方就行了, 不用傻站着过来坐过来坐! ” 
 
END[doge]

突然想吃炽戮,有人想看吗有什么脑洞吗我来画呀

之前想看看咪酱空帝是一个人的话摘下面具是什么样子(然而图力不够画着画着又只剩半张脸了)画的草稿,赶紧扒出来补补

(感觉会毁,目前就不上色了

ps 面具和头饰(?)差不多完全是照着两张官图画的

真的,这样的话我就打tag了,麦打我…

现代+性转,可以放飞乱涂了(x)!


(一个bug,评论里说(虽然也不算什么事吧)

有件事说明一下


关于之前的两张画,        http://458769.lofter.com/post/1d56d348_85daf33其一是这里的第二张 姿势不是我的  姿势不是我的 姿势不是我的! 来自一个漫画杂志的插图。    然后第二张是一张凌澄,在群里发的,背景是树林的那张,背景是照着实景画的 背景是照着实景画的 背景是照着实景画的。


以前缺乏意识,以后注意

摸鱼~

等等补全,上色试试